点居网 资讯 巨债压身的曲美家居是如何掉队的?

巨债压身的曲美家居是如何掉队的?

曲美家居也曾是引领着家居行业发展的企业。

2015年高调上市,随后完成了家居行业中最大的一笔跨国收购,但曲美家居不会想到,自己会与行业大部队渐行渐远。

上市六年  市值腰斩

1992年,赵瑞海引进“高温胶合技术”,生产并制造出了“弯曲木家具”,曲美这个名字也由此诞生。2018年,曲美收购挪威的Ekornes,这是迄今为止家居行业中最大的一笔收购,而且是跨国收购。

年销售只有20来亿的曲美,需要一口气拿出40.63亿元的收购资金,但是2018上半年曲美流动资金只有8.3亿元。曲美把上市募来还没用的2.68亿元资金凑上,赵氏三兄弟质押全部股份借出15亿元,再加上招商银行的18 亿元的贷款这才勉强把钱凑齐了。 

说砸锅卖铁完成这笔收购不算过份,仅2018年半年左右的时间,曲美就为收购资金付出了1.39亿元利息。也在2018年迎来了上市4年来首次亏损。

好在收购并表后曲美现金流增加了,解了燃眉之急。不过,原本应该在收购后蒸蒸日上的曲美家居,并没有能够实现1+1>2的愿景,反而是把自己拖进了另一个泥潭里。

从市值上来看尤为明显,2015年4月,曲美家居正式登陆上交所,当年股票市值一度高达99.63亿元。而根据2021年6月2日的数据计,目前曲美家居的市值约为56.77亿元,较上市之初来说,可谓是腰斩。

那么在这场收购背后,到底发生了什么呢?

巨额债务  不堪重负

还钱的压力肯定不会比借钱的压力小。

2018年前,曲美家居的资产负债率一直保持在35%以下,2018年末,曲美家居负债率逼近80%,一直至2020年第三季度才低于70%,而家具行业普遍的负债率为40%。

根据2020年报,曲美家居一年内到期的短债金额高达9.2亿元,而货币资金总额也仅有7.1亿元。也就是说,曲美家居的货币资金并不能覆盖其自身的短期债务。

那么曲美的盈利能力能多强呢?在最好的年份2017年,曲美的扣非净利也只有2.27亿元。2018年亏损5906万,2019年净利润8216万,而今年4月28日发布的财报,公司2020年净利润约为1.04亿。

 曲美确实可以借Ekornes打入国际市场,挪威椅也可以顺势进入中国市场,仿佛二者一结合就能给曲美带来可观的收入和利润。

各种可能性都有,前景也给人许多美好的想象,但是现实却非常残酷,是收入下降和利润亏损。融合的过程和效益的产出是漫长的,而需要支出的钱却一天也不能缓。难道收购了一家国际知名企业,就毫无好处吗?

自有产品逐渐“迷失”

2018年前,曲美家居的营收来源,主要为人造板家具、实木家具、饰品等;2018年后,曲美家居调整了收入来源明细,将原本的产品整合成为了成品家具与定制家具两大类产品,并且引入了Ekornes公司旗下的”Stressless、IMG、svane三个子品牌作为子类。

Stressless定位高端沙发椅,主打精品奢侈,号称“世界上最舒服的椅子”;IMG主推高性价比的挪威躺椅;svane则是布局精品酒店业务的床垫品牌。

2018年,曲美家居定制家具与成品家具营业收入分别为5.95亿元与11.6亿元,占当年总收入的比例超过60%。

随后,曲美家居自有业务开始萎缩,成品家具业务表现尤为明显,2019年成品家具营业收入为8.51亿元,2020年再度下降至6.89亿元。

与此同时,Stressless、IMG、svane的收入贡献正在不断加大。目前,曲美家居近六成的营业收入是由收购的Ekornes公司带来的。

随着国内高端定制家具市场的逐渐成熟,大量企业都在布局自身的定制业务,想要拉开差距对于新产品的研发投入自然是不可或缺。

以索菲亚为例,索菲亚2018年-2020年的研发投入分别为1.91亿元、1.85亿元、2.07亿元,同期曲美家居的研发投入为0.79亿元、0.91亿元、0.91亿元,差距明显。

在此种情况下,好像只有狠狠抱紧Ekornes系列这一条路了。

曲美家居的迷失,更像是另一个巨人大厦的故事。一桩跨国大收购,一个小公司和一个老企业,如何整合、如何消化、如何协同,稍有不慎,恐怕对公司来说就是一场灾难。

来源:77度,标题:市值腰斩!巨债压身的曲美家居是如何掉队的?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点居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dianhouse.com/zixun/72.html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返回顶部